免疫网络暴力和打压的高频认知补丁

像看待新冠病毒一样,我们逐渐学会长期与 “来自他人的恶意” 共处。

以下是截至目前,结合多领域学科所构建的理解:

设定如此,所以高频且普遍

感知到困境 并试图寻求突围”,是根植在基因里的设定,

每当人们遭遇瓶颈,而该瓶颈又尚处于 “意识盲区”,那么此时独留 “潜意识” 照常工作 —— 出于 求生本能 而频频触发对困境的感知,

是的,身在瓶中不知瓶,乃至 不断被动承受 “困境感” 所带来的压力却无从跳脱

于是在看不到出路的情况下,发展出 “代偿机制” —— 通过 “转嫁羞愧”、“拉人垫底”,来获得片刻安慰。

整个逻辑就是这样。

转嫁羞愧,拉人垫底

转嫁什么羞愧呢?转嫁 “未能为自己的成长突围尽责” 的羞愧。

拉人垫底的一般方式

戴上有色眼镜,过度关注 “与自己人生课题毫不相干的人事物” 并无限放大这所谓的矛盾、将 “使自己人生变得更美好” 的责任全寄托到这个人事物身上、将当下的种种不顺全归结为这个人事物的 “表现不当”,从而理所当然地以正义之名 锤人、挤兑、拿捏。

拿捏、挤兑、锤人的一般方式

先给人挖坑、下套、找茬 —— 通过 “阴阳怪气” 地 “恶意揣测、指手画脚、诬蔑抹黑” 来挑起事端,随着对方的上钩与参战,而进一步将战事扩大为 “道德绑架、指责谩骂、胡搅蛮缠”,不争出个胜负、不把对方搞臭,誓不罢休。

—— 看,那个 “聚光灯下的人” 也不过如此,还不如我来得 “完美”,那么既然大家都如此,我当前的 “身处困境”,好像也不是那么 “紧急攸关” 嘛,又可以得过且过了 …

从 “心理” 角度出发重新捋一遍

每当遭遇瓶颈,为了逃避这无从应对的压力和羞愧,而将这份羞愧 投射到别人身上,认为是别人有罪、别人没有尽责 ——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看到人们刻意揪着 “与自己人生课题毫不相干的人事物” 兴师问罪、咄咄逼人、大肆指责谩骂,其动机就是 投射和转嫁羞愧,以获得心理平衡

用唾沫星子把人淹死

从 “生理” 角度出发重新捋一遍

每当遭遇瓶颈,大脑就会释放某些激素来让人感知被困,而 “嫁祸于人” 可以 “来得快” 地 释放多巴胺、获得快感,从而缓解这种被困的感受

多巴胺会上瘾

从 “社会” 角度出发重新捋一遍

每当遭遇瓶颈,一部分人意识上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唯独潜意识里的 “困境感知” 还在持续发酵,于是本能地开启 “零和博弈”,试图通过 “恶意揣测、指责羞辱、怨天尤人” 等方式 暴力脱困

我弱我有理,众人皆醉我独醒

·

盲区,瓶颈,困境感,求生本能,

未能尽责,代偿,转嫁羞愧,拉人垫底,

发酵歹意,投射羞辱,暴力脱困,

知道情况是这些就可以了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苦短,愿活得通透坦然。

本文以 CC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协议 发行。

Copyright © 2020-present KunM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