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网络暴力和打压的高频认知补丁

前言

很高兴见到你!

看到上周我在 掘金沸点 发布的动态,有不少小伙伴都表示关心,这篇文章大体会介绍些什么、能不能解决他们 在人际关系中 频频遇到的困扰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

身陷烦恼时,从未有人给过你专业的聆听

相信有不少读者遭遇过以下情形:

在网上被网友 阴阳怪气地评论,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不对劲、不舒服,

在职场被上司 布置 2~3 个人分量的任务,完不成自己看着办,就好像完不成不是管理不当,是你不行。

生活中常常被否定,鼓起勇气发表精心打磨的作品,却被喷得一无是处 ……

每当这个时候,你想要找人诉说时,却发现无人可以诉说,

朋友可能会告诉你,“这有什么,多大的事啊,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看开点”,

网友可能会告诉你,“是你太玻璃心了;你心理素质也太差了;我觉得是你有问题”,

教科书可能会告诉你,“多喝热水,多运动运动,培养兴趣,转移注意力就好了”,

自媒体可能会告诉你,“这边又有个公众人物说些大跌眼镜的话啦,想解气吗?快来骂他”,

心理学畅销书可能会告诉你,“爱,可以疗愈一切伤害” ……

对此你可能早有体会 ——

每当你正处于困扰漩涡的中心,需要有人提供体贴的理解或专业的聆听、带你从困扰中走出来时,实际你所能接触到的、或是主动找上门来的,多是些 不着调的 “猪头”,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倒 … 嗯。

有的人,因为一再的困扰而患上抑郁,更有人因无法承受 挥之不去的精神痛苦 而选择自尽。

本文的目标

我相信多数读者都是因为 《 Jetpack MVVM 精讲》 这篇文章 认识的我,事实上,除了 “技术博主” 这个身份,我还有个隐秘的身份 —— 在 自我认知、心理学领域 专注耕耘了 13 年,对网络暴力和 PUA 背后所映射的 一整套完整的结构和机制 有深入的理解,能够提供区别于 普通大众读物 的 专业背景认知 和 行之有效的免疫方案

换言之,本文的目标绝不是追责 —— 我无意像某些自媒体,轻车熟路地给公共事件中的人物贴标签、制造对立,然后煽动读者情绪、从道德层面予以谴责和攻击。

恰恰相反,我要看到那些 有意自我成长 的读者 被及时打上 必要且终极的认知补丁,有了这些补丁,以后无论再遇到多少这样的事件,都能保持无惑和淡定、从根本上杜绝 因挥之不去的困扰 而造成心理上的不适 和精神上的痛苦。

考虑到 愿意且能够跨界 将体系化的结构和逻辑 整合并分享 的,全网仅此一家,并且本文分享的认知,放在 5000 年前或是 5000 年后仍然适用 —— 是贯穿一生的适用、会了就是会了,而且这样的文章 从前乃至往后 就只分享这么一篇 —— 因此 就算当下读完一遍感觉理解了,也请务必收藏好、放在最重要的地方,以时时提醒更好地生活。

 

文章目录一览

  • 前言
  • 身陷烦恼时,从未有人给过你专业的聆听
  • 本文的目标
  • 免疫补丁问世前的混沌世界
  • 为什么免疫补丁能踩到点上
    • 认知一:人是基于认知来行动的生物
    • 认知二:没有过去和未来,只有当下
    • 认知三:最高频的现象是自利
  • 所以网络暴力和 PUA 究竟做了什么?
  • 所以该如何有效应对 网络暴力和 PUA 呢?
  • 综上

 

免疫补丁问世前的混沌世界

以自己的经历来举例好了。

1 年前,出于 对独立原创作品的付出 有被人尊重的需要,我在小专栏平台开设了 专注于 深度思考方法论 和 Jetpack MVVM《重学安卓》付费专栏

这是我发挥才干的地方,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用心对待自己发表的每一篇文章。负责任地说,为了 让读者们能够无痛地理解状况,每篇文章在发表前,都经历了不少于 2 周时间的酝酿;在发表后的 2 天里,更是不间断地反复全文通读、修改纰漏,确保每个细节阅读起来都能十分流畅

此外,《重学安卓》专栏 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创作,也是集许许多多优秀读者参与互动的演化的结果。

有些热心读者 指出某些段落存在的逻辑矛盾,让我感觉到 文章有被认真阅读

有些读者在反复阅读后,就细节上的困惑 实事求是地讨论,并且方便了后来的读者,这也是我十分乐意看到的,

有的小伙伴不光阅读了,还超出了我的期望 —— 没有满足于文末给的结论,而是踏踏实实地 对配套项目进行测试和记录一番,并最终指出了一处小纰漏。

当然也有小伙伴在多个月后 温故而知新,分享新的感悟。

总之看到这些消息,我都会很开心。

 

直到

评论区冷不丁地出现了这样的评论:

朋友们,看到这样的评论,你的第一反应是啥?

如果你 一眼就认清了事情的性质,而无视对方具体说了什么,那么大概率你已心智成熟,这样的事就算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也能淡然处之。

反之,如果看到这样的评论,身为局外人的你 脑袋一片空白,还需要想一下、然后找个合理的解释 —— “这没什么,这有什么,这很正常”,那么在往后亲历这样的事件时,你或许会 毫无招架之力,因为目前为止 都还未确立有认知 来帮助你确知 事情的性质 和有效作出应对。

身为当事人的我,那个 完全站在读者的角度写作、对文章内容极端负责 的我,在尚未持有认知补丁的情况下,遇到这条评论,我是什么反应呢?

直觉上知道,这条评论 不对劲、让我感到 不舒服,但我那时并不确知为什么。

出于对目标读者负责的考虑,我想删评论,但没有看到删除按钮,

我随即发表了声明:

没想到这个人接下来的评论 让彼时的我 直接原地爆炸

到了这里,我真的是气坏了,深深感觉到被侮辱,

于是破了规则,去烦着管理员退订此人,并且以牙还牙回怼,搬出只有极端情况下才会使用的道德武器 不留余地地对这个 挑衅规则、推卸责任 的行为进行谴责和围剿,

这么做有没有解决问题呢?

有,但是代价太大了,或者用我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没踩到点上,通过 杀鸡用牛刀的方式 来解决问题

整件事前前后后损耗了我一周的注意力,包括写作在内的 所有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活动 全部被迫中断,对方的行为 在精神上给我造成的损失 绝不少于彼时订阅价格的 100 倍

那读者们可能会问了,遇到此类事情,怎样才能踩到点上、被踩到的点又是什么呢?

OK,接下来就循序渐进地介绍 3 个从未有人给你开源过的必要认知。

 

为什么免疫补丁能踩到点上

认知一:人是基于认知来行动的生物

这个世界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多数人从小被灌输和洗脑,不假思索地接受某些刻意编造的谎言,然后自欺欺人、心安理得地 随波逐流、自暴自弃。

例如 “性格” 这个词,其背后的隐含的暗示是,“人是没有改变的可能的,生下来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人是电路板焊死的计算器,而不是冯诺依曼 可编程计算机”,

一切的改变,都是从明确地意识到,“人是 基于 ‘认知’ 来行动 的生物”,开始的

—— 当你 确知一件事情的意义,确知做了它就能给别人带来什么好的结果,你就会去做这么件事情,因为既然你有能力向别人输出价值,你就有机会基于 “价值交换” 这一最基本的社会规则,通过付出来换取 物质、心理 或 精神上的回报 —— 这就是你之所以 做或不做、持续做或从不做某事的原因 —— 你确知事情的意义,所以才会去做,你不确知,你就空空手站在那里、觉得尴尬,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所以自那以后,我主动拒绝了 95% 的不必要的社交活动,因为我确知 如果我不懂在场是为了什么、能为别人解决什么问题,去就是浪费时间、白尴尬。与此同时,“性格内向” 的我 也曾 因确知歌舞能在年会上 向观众传递热情,而破天荒地登台领舞并演唱 G-Dragon 的《Crooked》,而且没想到的是,最后我们团队因该节目获得 84 枚投票而占据节目榜单第 2 名)

Crooked 原唱现场

认知二:没有过去和未来,只有当下

可能听说 “活在当下” 这个词的人不在少数,但有多少人 正确理解了这个词的含义呢?

最早我是在 2011 年接触了 “当下” 这个词,但确知其正确含义,是在 2017 年底,在技术经理的推介下,玩 QQ飞车手游 领悟的。

QQ 飞车是一款竞速游戏,竞速游戏的目标是什么?—— 用更少的时间到达终点。

 

那么达成这一目标的办法是什么?

好多 ‘青铜’ 在玩游戏时,全靠使蛮劲、凭感觉,结果事倍功半,自己把自己劝退,

按鸡汤文的逻辑,‘强者’ 一定是比 ‘弱者’ 更努力,那么排位 TOP 的 ‘王者’,难道是能把屏幕捏穿 所以才一路晋升到最强车神么?

绝不是的

虽说 抽象/普遍/宏观 意义上讲,最终的目的是 用更少的时间到达终点,然而事实上,只要你开局了,当下你就已经处于跑道中,而且无论你是处于哪个跑道,它们都是由多个普适且不可再分的 ‘原子路段’ 组成的 —— 例如它们都包含多个直道或弯道,而你只要这一当下掌握了 能快速通过直道 或快速过弯 的认知和技能(比如 “CWW” 或 “进阶氮气出弯”),那下一个当下遇到类似的状况,你同样能游刃有余地解决,

这,就是 ‘活在当下’ 的正确含义!

许多人在广告和媒体的洗脑下,总是漫无目的地焦虑未来、然后不断地碌碌无为和拖延时间。事实上,根本不存在未来,只要你着眼于当下,去把 每个当下都绕不开的基本功 给打扎实,你这个当下能胜任,你下个当下也就同样能胜任,这就是活在当下,也只有活在当下!

生活不像 QQ飞车这么友好,会主动公开地将 CWW、进阶氮气过弯 这样的 高频概念 送到你嘴边,

因而这里 需要再次确知的是,你需要不断 追忆、观察并提炼出 生活中的高频状况(好比直道或弯道),然后你还要负责去学习和掌握 应对这些高频状况的 具体认知和技能,如此你才有机会 hold 住,才有机会一路晋升成为王者

👆👆👆 划重点

 

认知三:最高频的现象是自利

那么这里我最后分享一条 可遇不可求 的认知,这条认知是所有 ‘具体认知’ 里面,最最高频的认知,有不少人就是因为这条认知的缺乏,在重重困扰下患上抑郁,甚至付出了生命。而确知了这条认知,许多困扰却都能迎刃而解、烟消云散。因而 即使忘了其他认知,也务必消化 并终其一生地牢记 这条认知

对于这条认知的推导过程,我不想多作解释,直接说结论: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自利的

这是人的一生当中,不离身的 最最高频的 真相

试着追忆和观察一下便知,当下你发起的每一个行动,都是出于自利,无论是 物质、心理 还是精神上的自利,

 

从所谓低级的欲望

想吃美食,想见好看的人儿,想晒旅游的照片,

为了满足安全感 而被迫做些利他的事情,

为了低成本地满足存在感,而在他人作品的评论区下 居高临下地 比较、歪曲 或 攻击,等等;

 

到所谓高级的欲望

想掌握一条认知和技能,并创作和分享给更多人。

事实上,欲望之间其实并没有所谓 “高低级” 之分,真正存在区别的,是在满足欲望的同时,是否损害了他人的正当权益,也即只有 利人利己 和 损人利己 之分。

 

好,那么至此,我们确知了,人的一切行为都是自利的 ——

来了,就是来利己的,来了还损人的,就是损人利己的。

 

所以网络暴力和 PUA 究竟做了什么

所以套用第三条认知,你再回过头来看看 开头我们提到的这个人的评论,

现在你确知了事情的性质了吗?

这个人在做什么?—— 不管做什么,来了,就是来干嘛?来利己的,

来了他还做了什么?当事人是不是因为他的言论 而感到不对劲、不舒服?是,那么来了就是来损人的,事情的性质就是 —— 是他在损人利己。就这么简单。

于是无论他具体说了些什么,都不重要了,已经确知了,这个人就是来损人利己的。

 

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吗?

需要我再展开讲解一下吗?

要?

不要?

要?

不要?

好嘛,那就再精要地剖析一下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剧变。

 

在确立了第三条认知之前,当事人是什么情况呢?

被人阴阳怪气地说了一些话,当事人觉得不对劲、不舒服,但不知道为什么,并且 非常困扰、陷入其中

 

为什么会陷入其中?

这里面还有个很关键的 被人忽视的细节 —— 会陷入其中,是因为,人类 对确定感的需要,决定了在事发时,人们需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来接受事情的发生,

反复强调三遍:

是人类对 确定感 的需要,

是人类对 确定感 的需要,

是人类对 确定感 的需要,

—— 既然对方 无中生有 地说了一些话,那么如果不是 有 对事情性质的确知 在先、予以 条件反射级的揭露 和盖棺定论,就会无意识地、不受控制地 被触发 “合理化思维” —— 合理化他对你的贬低,

他说你的作品毫无营养,他本质上是在通过你的 ”合理化思维“ 来 暗示你在地位上的低人一等 —— 你不好、你不行、你不配 —— 本质上就是制造了关系的不平等、你被当成了低人一等的奴隶

而你在潜意识里 基于合理化思维 制造的 被扭曲的自我认知,与意识里努力塑造和维持的自我认知 发生了冲突,这就是你感到 “不舒服” 的最根本原因。

并且当你在意识上确知 事实根本不是他讲的那样,就会直接让你原地爆炸 —— 别人恣意妄为地挖坑 以此为筹码 来试图控制和奴役你,而你却无意识地 拼命往坑里跳 去证明自己 ……(对方可能心里还在纳闷,咦,怎么回事,事情的走向不太对啊,我就是想找个理由做点越界的事而已,怎么没有乖乖听话就范呀?)

 

那既然危害如此巨大,为什么对方还要损人利己呢?

利人利己的事,通常发生在我们具备特定的专业能力,而主动去做,

损人利己,主要是在 认知不足、看不到别的出路、又十分想要做一些规则不允许的事情 时发生,

损人者在潜意识里自知这是做亏心事,因而通过贬损他人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 向潜意识暗示自己行为的合理性,避免良心感到不安 —— 于是就有了 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试图瞒天过海地 越界侵犯

 

但这件事坏就坏在,不仅暗示了他的潜意识,还暗示了当事人的潜意识

—— 多数人在权益被侵犯时,往往不具备相应的认知 来条件反射级拦截,

他们的头脑里 根本没有预装过并确知 “自利”、“损人利己” 这些概念,乃至遇事时,他们根本想不到 “居然还有这样” —— 用这个来解释事发的合理性(没有这个脑回路),于是在不受控制的合理化思维下,转而攻击自己,认为是自己不好、自己不行、自己不配,于是想要做些什么 来完成自我救赎(而事实上,陷在里面的人,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无法摆脱这种困扰和精神痛苦,于是也就有了 “认知三” 一节提到的 选择自尽的那位员工的遭遇)。

—— 这也是为什么 损人者会屡试不爽,他知道只要贬损你,你就会招架不住,并且唯命是从、任人摆布。

而他如果知道,为了自己小小的利益,竟给当事人造成 10倍、100倍的损害 甚至付出生命,那他还会不会这样做呢?

 

所以该如何有效应对 网络暴力和 PUA 呢?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已确知了,整个逻辑是:

在网络暴力和 PUA 发生时,本质上是 人与人的关系被扭曲为不平等、当事人在关系中的地位 被不受控制地暗示为低人一等、当事人的自我认知遭到严重扭曲 而发生心理或精神上的紊乱

因而免疫和跳出的方式就是,通过暗示的手法来揭露对方的侵权 —— 从而暗示了自身权益的存在,而自身权益的存在,再次间接暗示了自己与对方在关系中、在地位上的平等 —— 瞬间恢复平等 —— 潜意识是不受控制的,这一切都务必通过暗示,用暗示的手法 来覆盖来自对方的暗示。

如此,我方将从被动化为主动,情况就进一步被推进成 对方要么进,要么退 —— 既然他只知损人而无力输出价值、满足要求,他就只能接受现实 灰溜溜地(或骂骂咧咧地)离开。

那怎么暗示对方在侵权呢?

这个我们可以结合具体情况 来选择合适的应对方式。

—— 在 属于自己负责的领地,和 不属于自己负责的领地,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应对。

最终的最终,都是在不越界侵犯的前提下,合理维持 关系中地位的 动态平衡

出于安全等因素的考虑,具体操作方式不在开放平台上公开,感兴趣的朋友可在《重学安卓》专栏 特供的同款文章 中阅读到完整原文。

 

综上

人类是基于认知来行动的生物,

现实中 没有过去和未来,只有当下:活在当下就是踩高频、练好基本功。

最高频的现象是自利 ——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自利的:来了,就是来利己的,来了还损人的,就是损人利己的

损人者为了利己、并且为了心安,而 采取损人的方式来自我暗示 —— 掩耳盗铃 —— 通过让他人 “被” 低人一等、“被” 作为奴隶,来使自己的利己行为变得合理

而当事人若没有对 损人利己 这个情况的确知在先,就会无意识地 不受控制地陷入 自我认知被扭曲的漩涡,陷在里面 感受不舒服和迷思,或者直接 原地爆炸、张弓拔弩。

所以,通过对 损人利己 情况的确知,我们得以对同类事情有 确定感,能在事情发生时 条件反射级地 予以拦截和恢复关系平等 —— 哦,他来侵犯了。” —— 对方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不再被放大,而是被归位为原有的、微不足道的一小点。这样的关系没用,你知道了,他对你一点用也没有,他就是来索取的,你无法从他身上交换到任何好处。

 

并且也不再点开那些热点,什么 Papi 酱被女权狂喷,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 阳光底下无新鲜事,用膝盖想也知道,十有八九是 某些人在生活中 权益受侵犯还不确知,转而到网络上 利用躲在暗处的地位优势来 迁怒于人

(最常见的套路就是 恶意曲解、断章取义、带节奏、下定义、扣帽子,然后以此为由去 批斗 某个公众人物或创作者,通过 破坏 他人的正当经营 和 损害 他人的正当权益 来给自己个交代。骂人又不犯法对吧,“法不责众” 对吧,就算一抓一个准,事后也顶多顶多公开道歉对吧,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对吧

—— 受虐狂同时也会是施虐狂 —— 这些人无非就是 无意识地模仿了 打压过他们的人,并将被打压的愤怒转嫁到其他人身上。所以关于 “网络暴民”,至此你也就能够窥见,其背后 未被揭露的 职场 PUA 或家庭 PUA 的严重和普遍了吧。

(再次明示:网络暴力 - 侮辱 - 指责 - 谩骂 - 攻击,套路无非就是,先将对方描绘成邪恶的、人格上低人一等的、非人般的存在,然后就能 理所当然地随意践踏和侵权、把气全都往这个人身上撒(因为只要“不是人”,就没有权益可言,什么名誉权、隐私权,都没有的,可以绕过良知随意侵犯和支配)—— 这一切都是基于合理化思维的、无意识的、自欺欺人的套路。下属成为职场的出气筒、孩子成为家庭的替罪羊、网友成为被恶毒攻击的对象。)

历史总是一再地重复。3030 年的你,如在网上看到这篇写于 2020 年的古文,不要 太、惊 讶

IU/G-Dragon:《Palette》

好了,文章到这里 也就结束了,对过去 13 年 我在 自我认知和心理学上 的专注 也有个交代了。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 还有很多很多的优秀作品 尚未发表,就因为当事人 畏于随之而来的评论和攻击。

损人利己,侵犯,权益,无条件地平等,确定感,当下,记住这些就好了。

真正的勇者,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还依然热爱着生活。

就写这么多了,现在轮到你了 —— 这篇文章值得让更多有需要的人接触到 —— 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值得和你一样心智独立成熟。

GitHub 开源免疫补丁:https://github.com/KunMinX/PUA-Immunity

本文以 CC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协议 发行。

Copyright © 2020-present KunMinX